新闻动态| 通知公告| 学风建设| 教风建设| 校风建设| 组织机构| 他山之石| 学习资料| 典型报道| 文件下载
   MORE
内蒙古医科大学微电影工作室成立
学校开展2017年食品安全宣传周...
我校蒙医药学院团总支荣获“全...
学校推出“内医大教育”官方微...
我校“一学一做”教育实践纪实
学校举办首场“形势政策报告会”
学校危险化学品储存库房、化学...
新华校区学生公寓天然气采暖正...
学校举办2016年度“511人才培养...
   MORE
关于报送品牌文化活动的通知
内蒙古医科大学物业管理服务采...
关于全国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技艺...
关于我校组织参加第三届内蒙古...
关于申报“内蒙古社会科学研究...
全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调查
关于举办首届内蒙古医科大学师...
关于公布《内蒙古医科大学校园...
关于公布内蒙古医科大学2017年...




典型报道 ·您现在的位置 >> 三风网 >> 典型报道
余功茂:跪着也要讲下去
2016-03-18     点击次数:
 
  
  穿着洗得泛白的灰棕色羽绒服,左手臂缠着绷带,3月11日早上,武汉大学41岁的英语教师余功茂就提前20分钟走进教室,开始为上课作准备。

  在他的双肩包内,除了课件,还有糖果。上午有4节课,这些糖果,是他为课间“补充能量”准备的。

  2014年10月,余功茂被确诊为双肾肾功能衰竭,伴随尿毒症,靠每周3次到医院透析维持生命,但他仍坚守讲台。实在支撑不住,他就跪在椅子上讲课。

  近日,因为一则“武汉大学一教师两肾坏死只能跪着讲课”的新闻,让这位英语教师进入公众的视野。在大学课堂教学质量备受诟病的当下,“真要倒也一定倒在讲台上”的中年老师感动了大学校园。

  1998年,英语专业毕业的余功茂来到武汉大学教书。30岁时的一次体检,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。

  当时,肾部疼痛的余功茂来到医院,以为是结石发作。没想到,确诊结果为多囊肾。医生告诉他,预计在他40岁左右时,可能发展为肾衰竭与尿毒症,到时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。

  检查结果出来的那一刻,余功茂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  余功茂知道,这个病注定要给家人添麻烦,事已至此,他不想让家人的痛苦再多一分。余功茂告诉自己,“能全力拼搏的时光,只有这10年了”。

  为了挣治疗费,减轻一点家人的负担,也为了在有生之年,能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,在30岁到40岁这刚过去的10年时光,余功茂选择与时间赛跑——除了完成本职工作、每周带3个班十多节课外,他还趁周末到外面做英语导游,或接翻译工作。

  2012年,医生那个预言的前兆到来了。

  那年10月的一天,余功茂在家备课,正要站起来,突然两眼一黑,重重倒在地上。

  万幸的是,余功茂被及时送到医院,医院确诊为由遗传性疾病多囊肾引起的脑部动脉瘤。医院给他做了脑部开颅手术,手术很成功。

  但由于病发当天脑动脉瘤发作,脑部血压骤然升高,致使余功茂左眼失明。随后,他又接受了眼部手术。

  两次大手术,前后历时3个多月。学院领导、同事纷纷前去看望,学生们也自发前来看望,“老师,我们舍不得您,等您病好了,我们还来听您的课”。

  看着同事、学生们一张张关切、期盼的脸庞,余功茂决定,出院后的新学期,继续回到岗位。

  最不想到来的一天终究还是来了,2014年10月30日,39岁的余功茂在家中因腰部剧痛再次晕倒。

  醒来时,他已在医院。这次,身体毒素已侵害了神经,让他暂时失去了语言功能。经确诊,是多囊肾病再次发作,而且已引发尿毒症。

  医生告诉他,必须每周到医院接受3次血液透析,才能维持生命,最终救治方法只有换肾。

  双肾肾功能衰竭,伴随尿毒症,每周3次的透析,让余功茂身体和精神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。最开始的一段时间,他每晚疼得睡不着觉,还伴随尿血。余功茂透析的时候,两根牙签般粗的针管扎进胳膊,血液经过透析机器排毒,再流回体内,每次4小时。

  病痛让余功茂感到沮丧,但是,想到妻儿,想到课堂上可爱的学生,他又重新充满力量。

  住院期间,余功茂带的3个班的学生,每人给他精心制作了一张卡片,上面写满关切与鼓励的话语。

  有人写道:“亲爱的茂哥,英语课成了我大学里最想上的课,有趣且能学到东西。你是我大学里遇到最好的老师,喜欢你渊博的知识,腼腆的笑容,最喜欢的是你的真诚朴实。”

  这些卡片,被余功茂收藏在一个铁盒子里。每当心情灰暗时,他都会拿出来看看。

  支撑他不断前行的除了师生情谊,还有来自家庭的温暖。

  自从余功茂确诊为多囊肾后,妻子便放弃了高薪工作,在家悉心照料他。还在上初中的儿子也早早学会了做饭,有时妻子不在家,儿子就会代劳。

  余功茂手术后,武大校领导与外国语言文学学院的同事纷纷慷慨解囊,鼓励他振作起来。武大的教职工大病互助制度,也减轻了他的经济压力。

  此前,学院方面曾告诉他,可以在家做教学研究,不用来上课,工资照发。但余功茂说,学校、学生对他这么好,他“跟学生在一起很开心,舍不得大家”。学生孔敬伟说:“离开余老师的课堂快两年了,在校园里碰到,余老师总能第一时间喊出大家的名字。”

  在同一个办公室的教师文婷说,余老师虽然患病但经常带着笑容,还主动承担一些教学之外的杂事,“他非常乐观,经常跟学生谈心,学生也经常来办公室找他”。

 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血液净化中心医护人员介绍,要维持生命,余功茂只能靠透析或换肾,但目前还在等待肾源。

  最近几天,从网上得知余老师病情的学生们,纷纷从外地赶回,想要前来看望。不过,“火”了之后的余功茂,周末都选择“躲”回乡下老家去。

 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,余功茂说:“学生们难得过个周末,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,给大家添麻烦。”(本报武汉3月12日电 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 朱娟娟 雷宇)

返回上一页
  国家教育部     中国教育新闻网     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    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厅     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     内蒙古大学     内蒙古师范大学     内蒙古农业大学  
  内蒙古工业大学     内蒙古财经学院     北京大学医学部